XML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百态 > 正文

冷门课如何讲成了“校红课”,停电两小时无人离开,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

时间:2019-04-15 18:07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

  “形而上学本来就非常‘开脑洞’,因为形而上学对日常生活中的诸多基本概念提出挑战。”苏德超说。

  问:理性的人还会陷入各种各样的烦恼中吗?

  苏德超的学生、经历过“停电事件”的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李颖迪,以苏德超的形而上学课为主题写了一篇文章投稿,获得了大赛二等奖。

  短暂的沉默后,有学生举起了手。苏德超正要请他发言,突然停电了,整个教室蓦地一黑。黑暗中,苏德超还是请刚才举手的学生发了言,并说,大家讨论半个小时,如果还没来电,半小时后就下课。有学生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功能照向讲台,苏德超笑笑说,我已经足够闪亮了。

  答:理性的人通常把事物看作一个问题。如果一个理性的人把与别人融洽相处也看作他要思考的问题的一部分,那他不会很无趣,不会“把天聊死”。理性者是否有趣,取决于他把理性用在什么上面。这就跟情商很有关了。你很难想象一个情商高的人没有理性。没有理性,只靠卖萌撒娇获得人们的喜爱,那是宠物。

  一堂冷门课,苏德超是怎么“加热”的?

  问:有哪些耳熟能详的熟语是不合逻辑的?

  课堂之外,这位教授过着平淡而充实的日子。他会陪女儿看电影、讨论剧情,微信里除了关注哲学、数学、物理学等学术类公号,也关注历史、古典音乐、非虚构写作类公号。

  这堂没入黑暗的课,后来被载入武大2018届毕业生的毕业歌里——黑夜哲学对话,眼眸里升起灯塔。

  一番激烈讨论后,苏德超会告诉刚才发言的同学,你所说的其实是某某学派的观点,他所说的其实是某某学派的观点,而这几个学派在哲学史上真就曾经围绕这个问题展开过争论。学生们听到老师这么说,往往很开心,觉得自己能和哲学家想到一块儿去,形而上学也没那么“面目模糊”了。

  李书仁尤其难忘苏教授在课堂上念过的一首诗,雅克·普列维尔的《公园里》: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